童青网- 真情在硝烟中蔓延——《战马》

当前位置:首页 >> 

真情在硝烟中蔓延——《战马》

作者:刘星竺  浏览次数:3113 
发布时间 :2017-04-12 13:10:54

真情在硝烟中蔓延——《战马》

死生契约,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但愿每个人都能对一本好书有如此眼缘,有如此情深。

----题记                           

俗话说:“蹉跎莫遗韶光好,人生惟有读书好。”如今的世界是如飓风般高速运转的科技时代,我们时常被电子产品束缚得像个傀儡。很少有人整天饮着杜康踏雪,拣起落叶吟诗,不再会有人研究墨家的机关鸢,鲜有人会沉溺于书海,倾醉于弹墨椅袱,道书禅机,佛音纶语中。正所谓“素琴吟风的高雅不再,短笛赏枫的古韵难留。”可,卡迪尔说过:“书中横卧着整个过去的灵魂。”阅读经典,徜徉历史,方得收益匪浅。

《大阅读》有言

若你们经过德文郡,请替我向我所喜爱的乔伊小马驹献上一个吻,还有亲爱的艾米丽,艾伯特和农夫。

《战马》是一本以战马乔伊为视角展开叙述的著作。第一次耳闻这本书是初中“书墨余香”大阅读活动所接触的,起初看这本书并无所感,只是囫囵吞枣,粗略一看,便久置于书柜,一直到今年寒假重温读物的时候才让这本书真正地成为了囊中之物。

到现在,在那所现在被镇上用作集会大厅的旧学校里,在那个指针永远停留在十点零一分的钟下方,挂着一副灰扑扑的小油画,,画的是一匹马。它是匹很棒的红栗马,名叫乔伊,额头上的白十字花纹引人注目,四只蹄子一样雪白耀眼,难想,他悄然见证了一个奇迹的故事。

在德文郡,白云缓缓轻浮过山脉,棵棵婆娑的橡树,群群洁白的羊羔,零零散散地分布其中,安歇的湖泊,金色的晨曦光辉伴绿意散在庄园,静默地照亮了远处的弗尔尼山坡,映照出因诺森特矮林下的河流,一场美好的乔伊与艾伯特的情愫在此邂逅,却被悄无声息般死寂的战争冲破——

温情是隐匿于真胸的,而硝烟却是如毒瘤般深种于心的。在硝烟弥漫的二战中,战马乔伊虽一路披荆斩棘,在枪林弹雨中无畏穿梭,却伤痕累累,浑身都附着着罪恶的淤泥。正如书中所说:“战争会夺去人们所喜欢的一切。”正是如此,战争让艾伯特一家破碎肢解,让乔伊战马颠沛流离,让艾米丽家产洗劫一空。亦然,它也恣意放肆地占据了艾伯特战友纳拉科特的生命,占据了艾伯特纯净的双眸。所及之处,尸横遍野,烽火不断。

战争硝烟总是那么频繁,措不及防;生命在战争面前总是那么卑微,转瞬即逝。《战马》中就为我们揭露了战争的丑恶嘴脸。战火燎燎之际,一切的许诺都显得暗淡无光。战事前,英国军官巴吉特上尉还格外中肯地誓言好好照顾乔伊,但烽火弥漫,岁月无情,紧挨着在敌对德军的直面交锋站中,英国就全军覆没,镜头定格在他惶恐不安的神色上——抑非他先前信誓旦旦富丽堂皇明亮的双眸,那些笑语盈盈竟也在那一瞬间尽失颜色。之后便被历史的尘埃封闭,笔风一转,便只留得乔伊脱离缰绳在炮火中躲避的踪影罢了。战争无情地吞噬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让难民流离失所。不得兀自叹道:人性是那么脆弱。

烽火岁月战争无情,但人性的真情却在无声中渗透着,蔓延着——在乔伊被铁丝网所束缚,生命垂危之际,英德士兵化敌为友,齐心协力用战争遗余的剪钳让乔伊从命悬一线的死亡沟壑索救回来。人性的善良光辉无不在此刻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之救赎了短暂的和平和真挚的友谊。

正如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所言:“同心灵的高度相比,尘世的一切都显得多么卑下。”故曰:“战争无情,真情无价。”无数个感人的情节抨击心灵,却又似一把利剑深深地刺入了内心最柔软的一角。遍体鳞伤的乔伊与艾伯特在部队重逢时,虽双眸失明,却仍能感受到乔伊的存在,短促而熟悉的马哨声随之长鸣,唤醒了罗伊,也唤醒了被战争麻痹的人心。

“人之初,性本善”,人性的光辉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真情是至清至纯的,是不被任何喧嚣的市廛街衢所污秽的。追根溯源,谁又想不端地挑起战争的导火线,逾越世界和平的界限呢?正如鲁迅老生所言:“要想挽救一个国家,就先得唤醒这个国家的国民意识。”无论今昔,抑或彼时,和平与发展都是时代的核心主题,是历史不可追溯,逆转的一页。世界各国都致力于打造一个相对稳定的国际社会环境。远瞻中外,多少战争的惨痛遗迹比比皆是地让我们痛彻心扉地意识到和平的可贵。大到德军围剿奥斯维辛集中营,屠杀灭绝犹太人;日本右翼实力对中国华北地区实行南京大屠杀的惨绝人寰,小到国共两党十年内战;霸权主义争端,恐怖主义“台独藏独”的时而涌现。“战之必诛”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铭记历史,热爱和平,时至今日,仍具很深厚的现实意义。正如《战马》作者迈克尔在前言附注到:“写乔伊的故事就是为了让人们不要忘记它,不要忘记那些知道它的人,不要忘记那场战争,在战争中他们饱受折磨,最后失去生命。”

云泥之异,难越鸿沟。一人一马在落日夕阳的淡淡金黄光辉的蔓延下,那耳熟而详的马哨声仿佛又在耳畔萦绕,相信和平希翼的曙光终会来临,那是和平的号角,那是真情的映射。

我在农场的最后一个夏天,艾伯特开始骑着我去放羊。我一听见他吹口哨便跑过去,这样做并不是出于顺从,而是因为我总想和他待在一起。但是,我们不得不分开,因为,战争开始了——战马乔伊

文/重庆市南岸区第十一中学校高一(10)班 刘星竺  

小记者热线: 023-86061628

Q Q: 1296872692 点击联系

活跃小记者

吴向荣

学  校:覃家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王信

学  校:五里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海棠溪小学校

学  校:海棠溪小学校

分  组:小学组

罗云舒

学  校:烈士墓小学

分  组:小学组

荣粒贝

学  校:沙坪坝区树人景瑞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李芯琪

学  校:港城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田雨成

学  校:龙山小学

分  组:小学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