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青网-谋杀

当前位置:首页 >> 

谋杀

作者:周航宇  浏览次数:2786 
发布时间 :2017-04-11 22:13:53

老式的铁皮车厢内满地盖着的是波斯风格的地毯,两侧的皮沙发全是手工精裁。锃亮的黄铜门把手,暖黄的老吊灯,醒目却低调地彰显了列车半旧的浮华。火车从君士坦丁堡启程贯穿全欧直达加莱。搞巴黎贵 妇的法郎全被错成了零碎的德拉克马(古巴尔干半币)恭喜你成为东方快车的乘客。

但这时,一个体态肥胖,头顶半秃,操着一口夹了比利时法语口音的英语慢条斯理却固执地挤上了火车,定睛一定,此人的八字胡被用蜡整形到近乎死板。那么忠诚劝告你赶紧下车,把你的铺位让给鼎鼎大名的赫尔克里.波洛。这列车厢,除了他,其余的要么是受害者,要么是凶手。

推理小女王阿里斯蒂娜.阿架莎的著名推理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讲了一个关于“法外正义”的故事。穷凶极恶的美国黑手党分子卡塞蒂在残害纽约的阿姆斯特朗一家后,凭着黑帮家族的周转,逃过法庭惩罚,化名雷切特逍摇法外。阿姆斯特朗一家的亲友十二个温文尔雅的文化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立誓报仇。于是包下了整节车厢预备快意恩仇。事后也能互相做证,让这么一件无头案不了了之,直到波洛上车。

小说的推理部分自然是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作为阿架莎笔下最著名的侦探形象,波洛最终解开了迷题。但小说中的波洛并未解开小说的主题,或者说,他隐瞒的主题。

作为前苏格兰场资深警探,赫尔克里.波洛断案无数,深知国法无情,东方快车上的十二名乘客,说得难听点儿,全部是凶案团伙,当依法处理,卡塞蒂恶贯满盈,但也应由法庭作出判决。这点,别说是个杀人越货的黑手党了,就算是二战之中,双手沾污无辜者鲜血的日德战犯,在战争结束后也有专门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纽伦堡审判来依罪量刑,盖馆定论。东方快车众乘客,在伸张自己的正义之前,作为当时社会的中高阶层,他们又怎未考虑过诉诸公堂,祈求上帝?然而就卡塞蒂一案,上帝沉默了,法庭放过了,正义打了个盹。于是,以前阿姆斯特朗一家的家教、厨娘、司机、管家、同事等一群平日里与人为善,理性善良的人们选择了私刑,其策划之细致,处刑之残忍,如果不考虑受害者身份,那必是惨绝人寰的。他们就是凶犯!

身为正义的代言人,波洛犹豫过吗,在小说中,他没有,他受实情感动乐意帮乘客们脱罪。但有2010年由著名的“波洛专业户”大卫.苏切特主演的电影中,大侦探对法律内所明确定义的正义如宗教般崇拜,到最后,波洛得出真相后,故事也远未结束。他的人性告诉他,不能向警方说明真相,他的理性与信仰告诉他,真相必须大白于众人。终于,波洛屈服于人情,当矮胖的波洛缓步走向警察们时,他紧握着裤兜里的十字架,他在寻求原谅吗?

波洛时代的美国,法律体系远没有今日完善,再加上美国禁酒令时期黑手党猖獗,在有的地方,黑白相护,公堂真成了过场。正义小睡一会是常态。可随着法律的逐渐完善,法庭仍可能是闹剧的舞台:1994年前美式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涉嫌杀妻但最终无罪获释;2015年“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更是令人大疑。正义是会迟到晚点的,但所谓公道,自在人心。东方快车中人正是秉承公道,伸张正义。杀掉了卡塞蒂,实属正义声张。但同时还有一个受害者:波洛所维护的法律,也躺在了血泊之中。这样,还能称为正义吗?我国目前坚持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但法律也并非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再严密的法律条文都是出自凡人之手,有漏洞也只能逐步改进并不能成为“法外正义”的理由。

如果人人都崇尚如此的快意恩仇,则法将不法!在阿加莎的另一部名作《无人生还》中,也讲述了一个“法外正义”的故事,但这也只能是小说家天马行空的创作。在现实中“法外正义”就是无法,即为有罪。

文/重庆市 南岸区 第十一中学校高2019级(2)班  周航宇 

小记者热线: 023-86061628

Q Q: 1296872692 点击联系

活跃小记者

吴向荣

学  校:覃家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王信

学  校:五里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海棠溪小学校

学  校:海棠溪小学校

分  组:小学组

罗云舒

学  校:烈士墓小学

分  组:小学组

荣粒贝

学  校:沙坪坝区树人景瑞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李芯琪

学  校:港城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田雨成

学  校:龙山小学

分  组:小学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