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青网-浅浅过往时光,片片扉页入梦

当前位置:首页 >> 

浅浅过往时光,片片扉页入梦

作者:徐山晰  浏览次数:2779 
发布时间 :2017-04-11 21:55:04

生命的纸张,应有一部分留白。让阅读去留下或深或浅,或长或短的银灰色痕迹。                                                                     ——题记

邂逅古诗,是我平淡岁月里为数不多的另类惊喜。我的幼时,没有田野上追逐的身影;我的少年,没有天空中飞翔的风筝。一卷泛黄的诗,伴我度过了过往时光。橘色的灯光温吞地蔓延开来,它们翻卷着记忆温柔涨潮;那些时光,那些诗篇,在每个柔软的黄昏,灼灼地溢着光华。

诗,是胜过古文数倍的灵秀的语言。它们体现着诗人们幽密馥郁的心境,濯水涟之清欢,染风荷之晚香,它们从历史中走来,用一个个细碎而美丽的字眼,锁住了千年岁月,留住了昔年风光。我一页一页地翻过,看着,想着,悟着。认真地感受诗人们那些易碎的心情。我去到他们来过的每一座亭台楼阁,我走过他们伫足的每一条丹枫小径,我来到他们停留的每一片竹林云海。风过无声,水过留痕。转眼间,时光的旧船已悄悄划过了十四个渡口,但对诗的这份痴狂,我始终都不会遗弃。

读诗,方觉世态之万千,每个人都怀揣着各自的心境,独自前行。有一份对逝者如斯的无奈:“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有一分欲为朝锄弊却难以实现的叹息:“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还有一些友人间的依依惜别:“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更有一丝独赏幽林一片寂静的怡然自乐:“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一首首,一句句,它们是嵌在木格窗上的琉璃,丝丝缕缕地阳光错落地渗了过来。

倏而,我来到了大唐最鼎盛的时期——开元盛世。那个在历史上极为辉煌的时代,狠狠地喧嚣了一把。一城牡丹色,花落长安城。而我最爱的诗人,也居住在那个时代。一壶半浊不清的酒,一碟算不得珍羞的小菜,他也能写出“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的句子,当世唯此一人;他是盛唐的描述者,是天下驰名的“诗仙”,他,就是李太白。他确实不能算是个无名之辈:无尽奢华的盛唐,论及作诗,李白这个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太白却从未变过一分一毫,无论是在他落魄失意之时,还是在他春风得意之际。

也只有洒脱不羁的他,才能做出“贵妃斟酒,力士脱靴”的惊人之举;也只有仗义疏财的他,才能写就“千金散去还复来”的金句,引得后世之人争相引用。“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是啊,他的一生,怎能归于蓬蒿呢?即使仕途不顺,也依旧阻挡不了他名满天下;即使壮志难酬,也依旧阻拦不了他满腹才情。

我站在盛唐时代的亭台楼阁上,望见长安满城浮华,纸醉金迷。不过今日,这些也早已成了昨日光辉,留与后人评说,一切都已成空。唯有一人不变,那便是李太白。倏而,他又端着酒杯,坐在花影与月影之间,兀自月下独酌,邀月同乐;倏而,他又在唐宫的御花园内,与玄宗由兴论诗,周围是妖娆娇媚的牡丹在花枝招展地搔首弄姿。李太白,他将自己的积极乐观传递给了我。的确,生活中有太多的遗憾和落空,且每个人都会经历,就连太白兄也不例外——他这一生,可不就是在仕途上无所作为吗?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我们需要放下压在心上的包袱,才能策马于未来。

古诗,它以一种独一无二的方式宣告了其在我生命中无可替代的位置——过往时光的每一页,都有它的痕迹。它会在每一个清风霁月的夜晚,悄悄地进入我的梦里。古诗,一路良多惊喜,感谢一直有你。

文/徐山晰



小记者热线: 023-86061628

Q Q: 1296872692 点击联系

活跃小记者

吴向荣

学  校:覃家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王信

学  校:五里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海棠溪小学校

学  校:海棠溪小学校

分  组:小学组

罗云舒

学  校:烈士墓小学

分  组:小学组

荣粒贝

学  校:沙坪坝区树人景瑞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李芯琪

学  校:港城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田雨成

学  校:龙山小学

分  组:小学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