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青网-孑立的房间

当前位置:首页 >> 

孑立的房间

作者:罗金雨  浏览次数:1315 
发布时间 :2017-04-11 18:18:08

孑立的房间

那年的风花雪月,那年的悲欢离合,那年的高楼。那年的我就这么来到了南方,就这么“悄悄”,但泪水却止不住的流窜······

我犹然记得那天,天很蓝,风很轻,随着火车缓缓的停下,我的心也像被撕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因为我知道我彻底回不去了。别了,北国边疆的大雪;别了,北国边疆的白杨;别了,北国边疆的寒冷,因为我再也回不去我亲爱的乌鲁木齐了。

怨罢了,悲罢了,都渐渐消逝在岁月的风尘中,残存的不过是漫长的寂寥。我第一次来重庆时,就感到了无尽的惶恐,我害怕这里耸立的高楼;害怕这里别扭的方言,害怕这里拥挤的人潮,我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但我别无选择,因为我在迈入第一步时,就已经无法回头了。我没有了我原本所拥有的一切,现在的我“一穷二白”,就像游戏的结束又开始一样,重新开始的我一无所有。但一缕温暖的阳光却洒在了我破旧的木窗子,我的手中多了一本《房间》。

虽然大部分人对《房间》的关注都在爱的救赎,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我觉得自己就像杰克一样,我们一直待在属于自已的房间,我们都不曾相信房间外有更大的世界,我们也对新的世界好奇、迷茫、甚至惊慌。但我们却也渐渐适应这个房间外环境,我们都减掉了过去的长发,我们都睁着大大眼睛去观察曾经令我们无比抗拒世界,我们都选择去开始新的生活。纵然,我们都知道这里才是我们的故乡,我们生来就是这里的人,但房间有太多我们的美梦,即便美梦支离破碎,我们还是会用小小的去轻轻触碰,因为那是我的梦,我的第一个梦,我的第一个想要实现的美好幻想······

《房间》给予我的远不能用书面表达,长达七年之久的囚禁,一夜之间,从少女变成女人,一时的好心成了永久的噩梦,留着长头发的杰克,不能露脸的老尼克,渴望自由的乔伊······这些人物至今还鲜活在我的脑海中。从身体的逃脱到心灵的逃脱,没人知道他们要饱受多大折磨 。可人生不就是这样,从一个个房间出去,又从一个个房间进来,“缩小的房间,变大的世界” 昔日我们眼中是整个世界的房间,再回首却发现那不过是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罢了。当我们在这里住久了,习惯了,就不会是当初那个嚷嚷着要回“房间”的小孩了,彼时的我们对于“房间”更多的是感慨还是可惜在那里耗费的时光,在那里被禁锢的灵魂,我想对于未来我是无法做出判断的。就像故事的结尾一样,它并没有说乔伊和杰克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了,就像大多应付小孩的童话结局样。但《房间》并没有,“我们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所以每样都要试试······这世界上有那么多东西,有时候还很恐怖,但是没关系,因为还是你和我在一起”,“一千个人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没有人说必须要这么理解。乔伊和杰克最后就像大部分人一样,开始属于自己新人生。但不同的是,乔伊选择的是遗忘房间,而现实生活中,我们总会因为各种原因忘记自己的“房间”,是灯火的阑珊,扰了心;或是那本就是我们不愿提及一块旧伤疤。但杰克选择的是怀念,我知道我已无法回去,但对我而言那却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是即便到现在回想起都会笑的时光,就像杰克最后的话一样,“再见盆栽,再见椅子一号和二号,再见桌子,再见衣柜,再见水槽,再见天窗······”我想在我当时读完《房间》时,也一定放下了对过去的执念,但旧日时光一定会在心中永存。

文/两江育才中学校初一、八班  罗金雨

小记者热线: 023-86061628

Q Q: 1296872692 点击联系

活跃小记者

吴向荣

学  校:覃家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王信

学  校:五里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荣粒贝

学  校:沙坪坝区树人景瑞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罗云舒

学  校:烈士墓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李芯琪

学  校:港城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田雨成

学  校:龙山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童楚渝

学  校:星光学校

分  组:小学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