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青网-悬崖 ——《悲惨世界》的理想

当前位置:首页 >> 

悬崖 ——《悲惨世界》的理想

作者:李杨庆  浏览次数:2643 
发布时间 :2017-04-11 16:01:21

冉阿让孤独地凝望着眼前的黑暗,身后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即使是自由之身,他也要活在难以启齿的屈辱中——他在监狱里度过了十九年的非人时光;他必须随身携带象征着囚犯身份的黄色身份证;人们对他避之不及,旅店的老板怀疑他,没有人愿意为他提供哪怕是一顿热餐——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在十九年前,穷困潦倒的冉阿让偷了一条面包。他深深地陷入了仇恨和绝望的困境之中,人们冷眼看着他,若无其事地看着他徘徊在名为人性谷底的悬崖边,颤巍巍地伸出了脚。

烛光照亮了冉阿让布满伤痕的脸。神父接纳了他,为他提供衣食,和蔼地和他说话,把它看作一个普通的人。就算神经衰弱的冉阿让偷走了神父的银器,抱着“我这样的怎么样都没关系”的心态准备接受自己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别被人视作罪犯的命运的时候,神父仍然宽恕了他。神父衷心的称他为“我的朋友”,在警员面前替冉阿让接了围,并把教堂里最珍贵的银烛台送给身无分文的冉阿让。神父不知道眼前瑟瑟发抖的年轻人是否能够从自暴自弃的泥潭中做出最后的挣扎,但神父还是平静地在冉阿让耳边低语:“如果您从那个苦地方出来后对世人都怀着憎恨,那可是太可怜了。”

“真正的高贵,是在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之后,仍然对别人怀着慈善、仁爱、和平之心。”明白了这个道理的冉阿让,紧紧地抓住了黑暗之中释放着仁慈的光芒的烛台,将自己从堕落的深渊里拉了回来。并不是神父出手相助,而是冉阿让救了他自己。

旧的冉阿让已经死了,新的冉阿让从低谷中重生。他注定要把这银烛台传递下去,传递给十八世纪千千万万在悬崖边行走的法国人。无论是作为人人尊敬的马德兰市长,还是作为宁愿抛弃一切、暴露身份也要照顾遗孤珂赛特的逃犯,冉阿让都默默地感应着这个世界的自私和残酷。法国,被秩序粉饰着。法律也好,正义也罢,这些冠冕堂皇的词语成了每天晚上让人从沥青一样浓稠的夜色中惊醒的噩梦。幸好,冉阿    他知道,暴力的反抗终究会引起更多的流血,产生更扭曲的仇恨。然而仁慈是长存于每一个人的的心中的种子,只要用同情的雨露浇灌,用博爱的阳光照射,终究会有一片属于人类心灵的森林。先从搭救珂赛特开始,下一个,又下一个.....人性的长明火将会连成一片,共同烧穿这虚伪的正义。

可是有人不那么认为。

绵延在世界的良心的边界上,绵延了千万年的、不见边际的悬崖边上,另一个纠结的灵魂犹豫着,摇摇欲坠。他的名字叫沙威。他自喻为法兰西忠诚的勇士,正义的执法者。在他心目中,法律就是法律,任何违反它的人,无论是同事、朋友,甚至是自己的母亲,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替这些朝夕相处的人锁上牢房的大门。

正是因为这样,当沙威发现那位为人民鞠躬尽瘁,深受人民爱戴的马德兰市长,竟然是当年被释放之后立即失踪的“黄色身份证人口”冉阿让时,它嗅到了正义的血腥味,本能地投入到了对冉阿让的狩猎当中。他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不管这些法律是贵族的,抑或是那些蠢蠢欲动的“暴民”的,他都要拼上性命去保卫,沙威,永远追求绝对的正义。

可毕竟,他的猎物,冉阿让并不接受这样的理由。冉阿让拥抱着银烛台的柔光,心急如焚地看着沙威在悬崖边上踱步。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会被“喝着热巧克力的路易皇帝”拽下去。冉阿让决定拯救他。终于,在警察沙威被学生反抗军抓住后,在他和冉阿让矗立在空无一人的巷子里,革命者冉阿让握着手枪抵住沙威的后颈的时候,冉阿让将唯一的子弹射进了夜空,放走了追捕自己一生的仇人。

沙威看着那盏突然向他伸过来的银烛台,看着站在烛台背后的罪犯冉阿让。他将信将疑地伸出手。但是,他从来没有触碰过这样温柔的火焰,这样仁慈的温度。沙威所信奉的,是吞噬无数暴民的烈焰,是法律不可违抗的炙热,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要不顾生命地反抗这完美的秩序;更不明白,为什么冉阿让要放过自己这个被人民痛恨的人。他摇了摇头,把身体向后倾斜,淹没在他所热爱的世界中。那盏烛台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分钟里,默默燃烧着。

听到沙威自杀的消息,死里逃生的冉阿让也怀疑“到底什么才是对的。”学生军被国王军剿灭了,生活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沙威的正义笑到了最后。只是这次,深深热爱着这个悲惨世界冉阿让再也没有机会看着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知道了。在养女珂赛特和青年马吕斯感激的目光中,冉阿让发出了给人世间的最后一声长叹。

仁慈与正义,就像天平的两边,本来是紧密结合的一体。但只要有人存在,它就永远也无法保持平衡。人们在它的两头对视着,仿佛数轴的两头,看似无限接近,又永远走不到一起,无论往哪个方向走多远,都逃不脱那个伫立的“0”。没有了仁慈,亦或是没有了正义,这个世界都不会是我们想要的样子。绝望的悬崖会一直在那里,也有必要在那里。总会有人在悬崖边上游移。可在这诘问着人性的黑暗里,只要那爱的银烛台长明不息,只要有人肯抱着它,照亮悬崖边了灵魂,世界就不会被黑暗吞噬。幸好,它在这里,永远在这里。

在望不穿的黑暗里,银烛台满怀期待地坚守着光明。

文/李杨庆


小记者热线: 023-86061628

Q Q: 1296872692 点击联系

活跃小记者

吴向荣

学  校:覃家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王信

学  校:五里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海棠溪小学校

学  校:海棠溪小学校

分  组:小学组

罗云舒

学  校:烈士墓小学

分  组:小学组

荣粒贝

学  校:沙坪坝区树人景瑞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李芯琪

学  校:港城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田雨成

学  校:龙山小学

分  组:小学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