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青网-留得残墨写潇湘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得残墨写潇湘

作者:邓心怡  浏览次数:3003 
发布时间 :2017-04-11 16:09:54

留得残墨写潇湘

                                                   ——读《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有感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 《临江仙·寒柳》

寂静,是夜。

窗外,银汉稀疏,放下这一本《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有清冷的风吹过,拂过书页,不知又卷起了谁的惆怅。万水千山,浮生无言,三百余年的风光已经过去。那么多的悲喜,都蛰伏在寂然的流年里,消释在了岁月的烟雨中。唯有他,仍在光阴的渡口茕茕孑立 ,被我们搁置在枕边,和着清泪,无端入梦去……

渌水亭畔,素衫男子长身玉立,执一册书卷,观满池荷莲,倒真应了那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望着茫茫云水,思绪跹然,落笔处,原是这一阕“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这,便是纳兰容若,也许,他本就应是佛前的一朵青莲,听着潺潺的梵音。所以,他才会有如水的禅心,有悲悯的爱恋。可他又偏念红尘烟火,恋尘世温情。于是,他便幻化成这世间最美的公子,用一颗菩提明镜心,踏过雨雪绯林,为我们写下红尘烟火,山水清欢。他拥有着世人梦寐的锦衣荣华,可他眷恋的,不过是烟火夫妻,素手做羹汤,执手红尘的美满,不过是赌书消得泼茶香的现世安稳。这世间最质拙的幸福,于他而言,竟如泡沫。

纳兰一生为情生,为情死。他这一生的爱恋,不知是否是凡尘的劫渡。他对卢氏的爱,痛彻心扉。直至妻子去世三年后,都难以忘怀。多少次,他在梦中被泪水淹没,痛得不能呼吸。他梦见爱妻素白衣衫,清泪盈袖,无语凝噎。只道“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于是,他思念更甚。他也曾想过出家修行,了却尘缘。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是纳兰容若,是明珠之子。他肩上承担的,是整个纳兰家族的希冀。所以,他惟能将泪水揉进残墨,写下令人心碎的词句。顾贞观曾说:“容若词一种凄惋处令人不忍卒读。”,便也是因此罢。

“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白落梅说:“明知道是错误,可在注定的悲剧里,你依旧要行走下去,哪怕是在不属于自己的空间生存,依然要维持着呼吸。”纳兰这一生,阅过浮世纷扰,尝过烟火清欢,为世事所羁绊,幸福却又不幸着。最终,悄然逝去。

春雨绵绵,又是一场新的轮回。 

文/重庆市十一中学校高2019级2班  邓心怡

小记者热线: 023-86061628

Q Q: 1296872692 点击联系

活跃小记者

吴向荣

学  校:覃家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王信

学  校:五里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海棠溪小学校

学  校:海棠溪小学校

分  组:小学组

罗云舒

学  校:烈士墓小学

分  组:小学组

荣粒贝

学  校:沙坪坝区树人景瑞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李芯琪

学  校:港城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田雨成

学  校:龙山小学

分  组:小学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