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青网-一介素人,半中岁月

当前位置:首页 >> 

一介素人,半中岁月

作者:何婧铭  浏览次数:2851 
发布时间 :2017-04-11 16:07:26

我对三毛这个奇女子了解不多。要论以前,也只听闻过“自由不羁的灵魂浪迹天涯”诸如此类的世人评语。过后,我也仅是看过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罢了。

单此一本书,我恋上三毛的文笔:简素细腻,间杂三分俏皮,时掺几缕轻愁,不过分地粉饰雕琢,如若有人于耳畔悄诉着一个个故事,或哀默,或欢喜。

半天闲暇光阴,不停歇地看完整本书,不忍释卷。独坐窗棂旁,一时恍惚。摊开白纸,执笔手中,倏忽发觉想要诉诸的太多,竟不知如何提笔。如何呢?那那便挑其中最喜欢的一篇说说吧。

我最欣悦的,应当是素人渔夫。夫妻二人花钱顾头不顾尾,辛勤耕耘报酬虽丰,却总耐不住满足“生活的艺术”的开销所需。这也不是办法,两人一合计,心血来潮去海边捉鱼,想着晒成鱼干省饭钱。这一趟,当真收获喜人,两口子喜笑颜开,请客吃饭,同友狂欢,几次下来,囊中羞涩。两人又想到卖鱼挣钱。鱼成功卖给了酒馆和欧洲人,为了犒劳自己,他们去酒店吃饭,却碰上荷西的老板邀约一起吃,怎么着,只得以十二倍的卖出价买下鲜鱼。原本念着还有一张能换钱的卖鱼的账单,可怜那张账单揣在衣包里,泡在了洗衣机中,早已皱成一堆了。

这是一出啼笑皆非的生活闹剧,亦是一种素朴的生活,率性而不狂恣,随心而不落拓,非豁达之人不可得,非自由之心不可晓。

生活或许是寡淡如白开水,抑或是掺杂着一点小跌宕,小苟且。在平实的岁月中,我们无法做到五柳先生的“不为五斗米折腰”,也无法日日琴棋书画诗酒花,我们仅是素人,为生计各处奔波,柴米油盐酱醋茶;有时,也会为一些波澜且哭且笑,为一点舛途横生彷徨,但这正是生活的真谛,有如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所说:“我愿意深深地扎入生活,吮尽生活的骨髓,过的扎实,简单,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把生活逼到绝处,用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

于浮生之中,寻得一点安然与乐趣;落红尘之外,觅得一点“半”之真知。所谓“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心里空澄明静,方可过得有滋有味,正如三毛最后坐在浴室门口的石阶上,又哭又笑地说着“荷西,最后的鱼也溜掉啦!我们又要吃马铃薯饼了。”囊空如洗又如何?无奈也罢,颓丧也罢,大不了从头来过,何故惹凡忧?林清玄先生写过:“人生需要准备的,不是昂贵的茶,而是喝茶的心情。”我以为此话不假。

三毛何以称奇女子,大概是因为她乃一个真正懂得生活的诙谐与艺术的人吧,所以再多难坷,都不要紧,仅仅是笑语一声,太息着调侃上一两句罢了。她自己也常说:“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是否痛快的活过。”

我又想起去年我回老家吃宴席,车子缓行在坑洼山路上,颠簸难平,我几欲呕吐,到了镇上,又马不停歇地往村子里赶,鞋踩乡间的烂泥路,满底淤泥,裤管溅上泥点子。走到半路,还不小心摔了一个底朝天,一身脏污,好不狼狈。然而等我恼怒烦心过后,弥望的是山坳一抹朱红夕霞,群山青翠雄浑,碧水萦回其间的景致,顿觉心底疏朗,不染尘埃,浑身都慵懒宁静了——何必庸人自扰,这样也好,一身草根气,才配宴享山间野味。

从前最是欣赏清代学者李密庵的《半半歌》,“看破浮生过半,半之受用无边。半中岁月尽幽闲,半里乾坤宽展。半郭半乡村舍,半山半水田园。半耕半读半经廛,半士半姻民眷……”这几句至今闲暇之时都还会随性吟上几句。为何一定要执着于嫣然浮生呢?人生啊,不就是一介素人,半中岁月嘛。

文/重庆市第十一中学校高2019级2班何婧铭   指导老师:钱序宜


小记者热线: 023-86061628

Q Q: 1296872692 点击联系

活跃小记者

吴向荣

学  校:覃家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王信

学  校:五里店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海棠溪小学校

学  校:海棠溪小学校

分  组:小学组

罗云舒

学  校:烈士墓小学

分  组:小学组

荣粒贝

学  校:沙坪坝区树人景瑞小学

分  组:小学组

李芯琪

学  校:港城小学

分  组:小学组

田雨成

学  校:龙山小学

分  组:小学组